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纳兰容若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日志

 
 

晚清小说中的歌词  

2016-08-20 14:22:27|  分类: 【诗香雅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纳兰容若 - 网易博客

 

    1840年,清王朝在鸦片战争中失败,从此一蹶不振,备受列强的侵略和打击。

    其间,虽有清王朝对太平天国的镇压,出现过所谓“同治中兴”,但仍然改变不了倾覆的结局。

    自1840至1911年辛亥革命的七十一年间,清王朝力图振作,也有所改革,然而,由于清王朝腐朽至极,它已肩负不起改革自强的任务。广大民众对清王朝也失去信心,由严重不满到起来推翻清廷,另建新国。处于清王朝与广大民众之间的知识分子,则一分为四:一部分知识分子痛感外患紧逼,内政腐败,因而充满了危机感,或支持改革,或投身革命,站到了时代的前列;另一部分知识分子则觉得国事蜩螗,个人无能为力,因而消极颓废,在狭邪中讨生活;还有一部分知识分子则动摇于二者之间,有时慷慨激昂,有所作为,有时又悲观虚无,沉沦麻醉;另有少部分知识分子则估计“天下尚有可为”,依附于清王朝,与清王朝共命运。及至后来,言路稍开,印刷业发展,前三类知识分子中的不少人都以小说来表现自己,干预生活,因此出现了晚清小说的繁荣。据不完全统计,晚清小说总数达一千部左右。四大谴责小说:《官场现形记》(李伯元)、《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吴趼人)、《老残游记》(刘鹗)、《孽海花》(曾朴),仅是其中的佼佼者。在不太长时间内,出现这么多的小说,其中的优秀作品更产生了长远的影响,这在中国小说史上是仅见的。


    对晚清小说的研究,八十多年间,宏观的、中观的、微观的都有。

    但仍存在若干空白。譬如说,对晚清小说中的歌词,还不曾有人专门研究过。

    然而,作为特定艺术形式的歌词,在晚清小说中常常起到了画龙点晴的作用。我曾经从事过歌词创作,因此对晚清小说中的歌词特别感兴趣,并做过一些研究,乃作此文,着重论述晚清小说中歌词的倾向和艺术,以就正于方家。


  (一)

    诗、词、歌、赋,是我国的传统艺术形式。稍微后起的小说,常常在行文中吟诗、填词、唱歌、作赋,以刻划人物,表现主题。《红楼梦》中的《好了歌》,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红楼梦》的主题歌。晚清小说继承了这一传统,仅有白文而没有一首诗、词、歌、赋的小说是比较少见的。一般说来,小说中诗作、词作较多,歌和赋则少一些。

    这是因为,赋,排比过多,雕琢过甚,容易与小说的主题和人物游离;而歌,是心声的直接表现,不到万不得已时,小说作者宁愿在情节的发展、场景场面的描写中自然地流露其思想倾向,而不肯过于直露地在歌词中表达其倾向。再者,写好歌词,在某种上比写好诗、词、赋更不容易,既要在感情上立时立刻打动读者的心弦,又要有独特的艺术感染力。

    但是,毕竟有一些晚清小说家认为,应该通过歌词直接表现其思想倾向,因此仍然有不少晚清小说在作品中出现了歌词。而且由于小说作者尽心尽力写好歌词,它们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比较高。就其思想倾向而言,大致有这么几个层次:


    一是愤世忧时的倾向。写作这些愤世忧时歌词的小说作者,对现实是不满的,对清王朝也是牢骚满腹的,但他们并不想和清王朝决裂,只是愤世忧时,希望清王朝能倾听他们的呼声,采纳他们的意见。刘鹗在《老残游记》第一回中,通过老残、文章伯、德慧生三人,企图给驾驶大船的船主献上方向盘、纪限仪以便大船能脱离危险,直驶彼岸,但却被视为“卖船的汉奸”,将他们打入海中。所以,刘鹗便在《老残游记》外编卷一的开头部分写了这么一首《堂堂塌》的歌词:

    “堂堂塌,堂堂塌,今日天气晴和,在下唱一个道情儿给诸位贵官解闷如何?”

    歌曰:“尽风流,老乞翁,托钵盂,朝市中。人人笑我真无用,远离富贵钻营苦,闲看乾坤造化工,兴来长啸山河动。若不是,相如病渴,有些儿,尉迟装疯。”刘鹗写这首歌词,是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清王朝即将塌台的恶运:“堂堂塌,堂堂塌,你到了堂堂的时候,须要防他塌,他就不塌了;你不防他塌,他就是一定要塌的了。”又说:“这回书,因老残游历高丽、日本等处,看见一个堂堂箕子遗封,三千年文明国度,不过数十年间,就倒塌到这步田地,能不令人痛哭也么哥!”

    可见,刘鹗让老残唱这首《堂堂塌》的“道情”,就是因为他看到大清帝国也和当时的韩国一样,即将“塌”下来,因此他以这首《堂堂塌》来表现他的愤世忧时之情:“远离富贵钻营苦,闲看乾坤造化工”,“有些儿,尉迟装疯。”


    《孽海花》里有个下台官员祝宝廷唱过这么一首歌:“莽乾坤,风云路遥;好江山,月明谁照?天涯携着个玉人娇小,畅好是镜波平,玉绳低,金风细,扁舟何时了?”“痴顽自怜,无分着宫袍;琼楼玉宇,一半雨潇潇!落拓江湖,着个青衫小!灯残酒醒,只有侬相靠,填得个白发红颜,一曲琵琶泪万条!”

    这支歌儿被金雯青听到后,立即说:“听这曲儿,倒是个愤世忧时的谪宦。”的确,祝宝廷因生活作风上有问题,被清廷免去了官职,从此他愤世忧时,叹息:“莽乾坤,风云路遥;好江山,月明谁照?”唱出了“一曲琵琶泪万条”的悲歌。

    这些愤世忧时的歌曲,不管歌词作者意识到与否,实际上为清王朝唱挽歌,在当时是有进步意义的。


    二是爱国主义的倾向。也有一些小说作者,他们对清王朝已不抱希望,但他们仍然认为,清王朝固然腐败,但五千年文明古国的中国还是可爱的,因此他们在小说中通过作品中的人物,唱出了爱国主义的歌曲。

    梁启超在《新中国未来记》里借女子端云之笔,写了这么一首歌词:“血雨腥风里,更谁信,太平歌舞,今番如此!国破家亡浑闲事,拼着梦中沉醉,更谁信、我侬憔悴。无限夕阳无限好,望中原,剩有黄昏地。泪未尽,心难死。人权未必钗裙异,只怪那、女龙已醒,雄狮犹睡。相约鲁阳回落日,责任肯惟男子,却添我、此行心事。盾鼻黑痕人不见,向天涯、空续行行泪。骊歌续,壮心起。”这位女子(其实是梁启超),对当时的统治者“国破家亡浑闲事,拼着梦中沉醉”的醉生梦死的现状是痛心疾首的,但她出于一片爱国之心,“望中原”,“泪未尽,心难死”,她要和男子一样拯救中国,呼唤“雄狮”醒来,“骊歌续,壮心起”,她对中国的未来还是有足够信心的。这首歌词无疑是一支爱国主义的歌!


    吴趼人在《痛史》里写了南宋王朝的败亡。他眼见清王朝也面临着同样的命运,通过胡仇所唱的《甚的来由》的“道情”,抒发了他的爱国热忱:“甚的来由?塞地充天满贮愁。国辱谁甘受?国难谁解救?休、好整你戈予,男儿身手。锦绣江山,未必难仍旧!哪肯把赤县、神州一笔勾。”在这支歌曲里,吴趼人仍然指望读者除“国辱”,救“国难”,奋起戈予,保卫中国的锦绣江山,“哪肯把赤县、神州一笔勾”。比起那些愤世忧时的歌词,在思想境界上又略高一层。在列强瓜分中国的情势下,这样的爱国热情,自能起到鼓舞人心,同仇敌忾,与外国侵略者作斗争的作用。


    三是支持改革的倾向。中国不能亡,中国要振兴。出路何在?一部分有识之士,以为改革才有前途。晚清写改革的小说,差不多占了全部晚清小说的四分之一。什么《新三国演义》,什么《新水浒》,写的也都是改革,不过是托名三国的改革、梁山泊上的改革罢了。小说作者都企图以改革这剂新药来振兴中国。吴蒙在《学究新谈》这部小说里,写夏仰西在梦中听见牧童唱了这么一首歌:“当今学界始改良,现出文明象。冬烘头脑莫空忙,先路导西洋。绛帷木铎振琅琅,维新大都讲分科,设都恰相当。弦歌邹鲁乐无疆,图籍纷披百宝光,画得葫芦样。牙签何事畏曹仓,男儿须自强。”

    在吴蒙看来,改革是必要的,但是借改革以营私的现象是要揭露抨击的,所以夏仰西梦中在牧童的引导下,看到了一个经过改革后特别是教育改革后的新“桃花源”。虽然这是吴蒙的乌托邦,但也说明,《学究新谈》的作者吴蒙不仅支持改革,而且相信改革一定能带来新生活、新出路!如此支持改革的歌词,在晚清小说中虽不多见却弥足珍贵。


    四是拥护革命的倾向。也有一部分知识分子清醒地看到,在清王朝继续存在的前提下搞改革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他们坚信革命才是挽救中国的最好出路,推翻了清王朝才能振兴中国。因此有些小说家在清王朝统治中国的情况下仍然写作了鼓吹革命的小说,如《洪秀全演义》(黄小配)、《狮子吼》(陈天华)等。《洪秀全演义》中的黄文金乘醉而歌:“锦绣河山荆棘路,纵横万里狂氛怖。天荒地老几时休,腥风吹醒愁人恼。长安迷漫禁中烟,宫嫔歌舞互争妍。白是民膏红是血,君王相对笑无言。同胞未敢嗟涂炭,中有英雄慨然叹。何日春雷震地飞,一声长啸苏群黎。”黄文金对清王朝统治下中国的黑暗作了淋漓尽致的揭露:一边是“锦绣河山荆棘路,纵横万里狂氛怖”;一边是“长安迷漫禁中烟,宫嫔歌舞互争妍”,他期待“何日春雷震地飞,一声长啸苏群黎”。洪秀全更是豪情满怀,他在歌唱中表达了他的革命意愿:“萑符满地纷披猖,民如蝼蚁官如狼。携幼扶老属道路,相逢但说今流亡。君王宫里犹欢宴,二臣附首趋金殿。回望同胞水火中,闻如不闻见不见。哀哉在陆昏沉二百秋,不作人民作马牛。英雄一恸气将绝,何时剑溅匈奴血?”

    在太平天国起义中,洪秀全果然“剑溅匈奴血”,与清王朝了你死我活的斗争。但是很可惜,由于农民作为小生产者的短视、狭隘、窝里斗、自相残杀,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起义还是失败了。不过,革命的火种还在,新型的民主革命起来了。

    陈天华在《狮子吼》中就歌倾了这样的革命。他借一位“新中国之少年”唱道:“收拾金瓯还汉胤,重瞻舜日尧天。国旗三色最庄严,乱随明月影,翻入白云边。”“从今后,外交策,誓完我独立权!休教碧眼胡儿,污了庐山面,任他花县游蜂恋,还他铁血神龙变。”革命的性质不同,歌词的意趣和志气也不一样。


    自然,在晚清小说中也有一些倾向不好的歌词。像《品花宝鉴》、《青楼梦》、《花月痕》等小说中的人物所唱的歌,趣味低纸、思想庸俗、消极沉沦、悲观厌世,起了销磨人们意志的坏作用。“俏郎君,天天门口眼睁睁,瞧得奴动情,盼得你眼昏,等一等,巫山云雨霎时成,只要京钱二百文。”(《品花宝鉴》)“是不夜城,是群芳国,是大罗天。丈八沟,佳人泛舟;尺五庄,词客吟联。颠也么颠,萍踪浪迹,一笑姻缘。”(《青楼梦》)“手把金钗无心戴,面对菱花眉样改,可怜奴孤身拼死无可奈,眼看他鲜花一朵,风打坏。猛听得门儿开,便知是你来。”(《花月痕》)与上述具有进步倾向的歌词比,这些歌词显得卑琐、低下。不过,它们在晚清小说的歌词中,毕竟不占主流,它们在读者中的影响远不如前者大!


  (二)

    晚清小说中的歌词不只是倾向鲜明,而且有较高的艺术性,值得我们今天创作歌词的借鉴。

    歌词与诗不同。诗含蓄,蕴藉,言未尽而意无穷。而歌词则要求明白晓畅,一听能懂,而且上口易唱,迅速普及到读者群。晚清小说中的歌词通俗易懂,但又格调高远,深得歌词创作的三昧。《痴人说梦记》(裕生)里写东方仲亮独坐房中养神,忽听得隔壁房中,琴韵悠扬,弹了一会,歌声间作:“临高台以轩,下有海水深且寒,隔千里兮寄荪荃,不察予情兮徒伤馋。伤谗兮奈何,黄鹄高飞兮羽翩翻。”少顷,换了调又歌道:“神州黯矣暮云低,群龙战野兮鸷鸟飞,有狮卧兮有虎蹲,狮不醒兮虎所吞,目中区兮横八荒,鲸浪鼓兮鲎帆张,波斯宝兮胡贾藏,竞孰智兮争雄强,终古不变兮河山长。”

    在这首长歌里,歌者的忧国忧民之心,昭然可见。

    尽管人们不理他,中伤他,但他并不气馁,“黄鹄高飞兮羽翩翻”,绝不与流俗一般见识。不仅如此,他继续做唤起民众的工作,劝告世人:“有狮卧兮有虎蹲,狮不醒兮虎所吞”,如果国人不及早醒悟的话,中国狮就将为“虎所吞”。这里的“虎”指的正是当时的列强。歌词言简意赅,披露了歌者忧国忧民的情怀,向国人发出了呼唤,志趣高洁,襟怀博大,谁听了这首歌都会情动于中,憬然反思,中国往何处去,自己该怎么行,起到了团结民众、鼓舞民众的作用。

    这是一首警世歌,也是一首觉世歌,言近而旨远,语俗而格高,思想和艺术达到了较好地统一。


    《痛史》中的胡仇在第二十一回所唱的“道情”同样如此:“好男儿,志气高,重泰山,轻鸿毛。如何乞命将头捣!降旗偏说存民命,降者无非乞免刀。偷生视息甘膻臊。虽说是生死大矣,到头来谁免一刀!”这既是对有民族气节的中国人的礼赞,又是对投降派的斥责,入耳贯心,有理有情,定能打动听众的心弦。


    晚清小说中的歌词,手法多样,风格不一,在艺术上呈现出群芳争妍的景观。

    有的以反讽的手法,揭示了某种触目惊心的带有普遍性的现象,使人顿然憬悟,决心与这种现象斗争。《新中国未来记》里有一首名为《奴才好》的“古乐府”,揭示了当时自上而下的奴才心理:奴才好,奴才好,勿管内政与外交,大家鼓里且睡觉。古人有句常言道:臣当忠,子当孝,大家且勿胡乱闹。满州入关二百年,我们奴才做惯了。他的江山他的财,他要分人听他好。转瞬洋人来,依旧要奴才。他开矿产我做工,他开洋行我细崽。他要招兵我去当,他要通事我也会。内地还有甲必丹,收赋治狱荣巍巍。满奴作了作洋奴,奴性相传入脑胚。父诏兄勉说忠厚,此是忠孝他莫为。什么流血与革命,什么自由与均财!狂悖都能害性命,倔强那肯就范围。我辈奴仆当戒之,福泽所关慎所归。大金、大元、大清朝,主人国号已屡改。何况大英、大法、大日本,换个国号任便戴。奴才好,奴才乐,世有强者我便服。三分刁黠七分媚,世事何者为龊龌,料理乾坤世有人,坐阅风云多反覆。灭种覆族事遥遥,此事解人几难索。堪笑维新诸少年,甘赴汤火蹈鼎镬。达官震怒外人愁,身死名败相继仆。但识争回自主权,岂知已非求己索。奴才好,奴才乐,奴才到处皆为家,何必保种与保国。

    我之所以全文引述《奴才好》这首歌,是因为它完全用的是反讽和调侃的手法,不读全文就难以看出歌词作者运用这一手法的高明之处。他痛恨国人的奴才心理,更反对这种奴才现象,但他不说作奴才不好,却说:“奴才好,奴才乐”,“世有强者我便服”,“何必保种与保国”,处处说的是反语,处处用的是反讽,但在这种反讽与调侃里,奴才的丑恶本质被揭示出来的,奴才心理的危害性昭明彰著了,谁还愿意做奴才呢?哪一个不想与奴才现象做斗争呢?

    以这样的反讽和调侃手法写出来的歌词,真是“入木三分骂亦精”。


    晚清小说里的歌词作者有时以童谣的手法,使某种丑恶现象家喻户晓。

    《孽海花》里有一则歌词,道是京师里的“童谣”:“若要顶儿红,麻加剌庙拜公公。若要通王府,后门洞里估衣铺。”原来,那时外地官员到北京来钻营或通关节,便到麻加剌庙(东华门内的古庙)找太监;或到后门估衣铺里找那些戴着蓝顶花翎的掌柜。清王朝的贪赃枉法,在这首“童谣”里被揭露得一览无遗。晚清小说中还有这么一些歌词,它们以寓意的手法,暗示当时人心险恶,世道崎岖,无论走哪一条路都走不通。《孽海花》第二十三回写章凤孙本来进京指望谋得上海道的肥缺,梦中见一贵官,引他上东边一条路上去,又听得几个小孩唱着歌儿引他到西边一条路上去:“东边一条路,西边一条路;西边梨花东边桃,白的云来红的雨,红白争妍,雨落云飘,东海龙女,偷了半年桃,西池王母,怒挖明珠苗;造化小儿折了腰,君欲东行,休行,我道不如西边儿平。”果然,狂风顿起,走东边道儿的贵官,被风“刮得帽飞靴落,人仰马翻”,但是,转眼间,这几个小孩又“变了一群青面獠牙的妖怪”,“如潮似海的直向凤孙身边扑来”。

    歌词作者以寓意的手法表明,在晚清官场里,走东边的路也好,走西边的路也罢,都是小人当道,全都走不得。这种寓意的歌词写法,又是别开生面,花样翻新。歌词写作手法的多样化,是晚清小说歌词作写的又一特色。


    晚清小说中的歌词又是刻画、塑造人物的一种手段。什么人唱什么歌,什么情调的歌由什么样性格的人唱出,都是讲究,绝不是随便什么人唱随便什么歌。这样,歌词又起到了深化人物性格、展示人物形象的作用。《痛史》里的全太后被俘后,元主强迫她唱歌。全太后没奈何,编了一个北曲《新水令》,唱道:“望临安,宫阙断云遮,痛回首,江山如画。烽烟腾北漠,蹂躏遍中华;谁可怜咱在这里遭磨折。”全太后是个刚烈的人,因此她敢于当着元主的面痛骂元军“烽烟腾北漠,蹂躏遍中华”。元主听不懂她唱的歌词内容,却要看全太后的小脚。“全太后愤气填胸,抢步下来倒身向庭柱石上撞去”。

    这首歌,对于塑造全太后的无畏、正义的性格,无疑起了烘云托月的作用。

    此时此地的全太后,唱出了这么一首心曲,怎不使人同情?全太后身处北地,遭受囚禁,现在又被元主视同歌女,她怎能不伤心至极?她远望临安,但已被断云遮住,看不到她所居的宫阙了。想当年,江山如画,如今也已面目全非。于是她更加仇恨元主和元军,斥责他们“烽烟腾北漠,蹂躏遍中华”,这晕需要何等的勇气啊!可以说,一支歌便写出了全太后。


    《孽海花》里,德国皇后为傅彩云唱的那首歌,也显示了皇后的独特个性:“美人来兮亚之南,风为御兮云为骖,微波渺渺不可接,但闻空际琼瑶音。吁嗟乎彩云!美人来兮欧之西,惊鸿照海云龙迷,瑶台绰约下仙子,握手一笑心为低。吁嗟乎彩云!山川渺渺月浩浩,五云殿阁琉璃晓,报道青鸾海上来,汝来慰我忧心捣。吁嗟乎彩云!劝君酒,听我歌,我歌欢乐何其多!听我歌,劝君酒,雨复云翻在君手。愿君留影随我肩,人间天上仙乎仙!吁嗟乎彩云!”

    皇后是英皇维多利亚的长女,她作为英德两国反法联盟的筹码,嫁到了德国,但她并不愉快,忧心如捣。她在异国他乡,看到自“亚之南”来的美人傅彩云(即后来的“赛金花”),发现她既美貌,又聪明,因此把她引为知己,为她唱歌,吐露心声,充分显示了她的明朗、爽直、自由、活泼、敢作敢为、不受羁绊的个性。

    在“吁嗟乎彩云”这首歌里,她热情赞美彩云的风度、神彩,没有半点妒忌;她坦陈自己忧心如捣,也没有丝毫顾虑;最后她提出与傅彩云合影的要求,并不摆什么架子。虽然皇后只唱了这么一首歌,曾朴对皇后形象的刻画却已栩栩如生。


    《品花宝鉴》、《青楼梦》、《花月痕》中的歌词,格调不高,但歌如其人,各人唱自己的歌,却是做到了的,因此也有助于展示小说中人物的不同性格。总之,晚清小说中的歌词,是晚清小说中一笔宝贵遗产,其中精华是主要的,糟粕是第二位的,继承其精华批判其糟粕,对于写好当代小说中的歌词,写好当代乐坛中的歌词,是有一定借鉴意义的。

    

纳兰容若 - 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