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纳兰容若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日志

 
 

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  

2012-04-06 09:59:45|  分类: 【诗香雅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 - 纳兰容若 - 纳兰容若

 

醉花间(冯延巳)

 

晴雪小园春未到,池边梅自早。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 
   
山川风景好,自古金陵道。少年却看老。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

 

1.鹊衔巢:树上的喜鹊正在一根一根地衔着树枝垒巢。2.金陵:南京古称金陵,是南唐的都城。3.少年却看老:少年人眼看着就变老了,极言时光变化之快。4.莫厌醉金杯:只要有喝酒的机会,就一醉方休,不要推辞。

 

雪后初晴的小园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春天还没有来到,一切都在沉睡之中。只有池塘边的梅花早早的吐蕊散香。

黄昏时分,喜鹊衔来泥草,在高高的树枝上筑巢建窝,明月斜挂在山头照耀着泛着寒光的小草。

小园坐落在古老的金陵道旁,由此登高望远,万里河山风景宜人,而我们这些却少年老成。

人生在世,离别的时候多,欢聚的机会少,今天我们难得相逢,不要厌倦酒多人醉,而要珍惜着美好的时光开怀畅饮。

 

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 - 纳兰容若 - 纳兰容若

 

作者冯延巳,一作延己,又作延嗣(903--960),字正中,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人。他为五代一大词家,与温庭筠,韦庄鼎三足,对北宋晏殊、欧阳修影响很深,王维国《人间词话》称之为开北宋一代风气的人物。有《阳春集》。

 

冯延巳是五代词人中一位极其重要的作者,其作品在五代北宋之间,对词的发展产生过非常值得关注的影响。

 

虽然他的词从表面看来,似乎也未曾脱除五代一般小令的风格,其所叙写者,也不过一些闺阁园亭之景,伤春怨别之情,但若就其内容之意境而言,则冯词却已形成一种重要的开拓。盖词之初起,原为歌筵酒席之间的艳词,本无鲜明的个性及深刻的意境可言。至冯词之出现,一方面既富有主观抒情的直接感发之力,另一方面却又能不被个别人物的事情所拘束,而传达出一种个性鲜明的感情意境,遂使读者引发一种丰美的感发和联想。这种特色曾影响了北宋初年的晏殊、欧阳修诸人,令词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意蕴优美感发幽微的境界,是中国词之发展史上一项极为可贵的成就。


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 - 纳兰容若 - 纳兰容若 


    晴雪小园春未到,池边梅自早。

 

    冬阳融雪的小园裏春天的脚步尚未到临,池塘边的梅花已经提早的开花了。

作者用春未到映衬梅自早侧写春日欢会,描绘出小园蓬勃生机的早春气息。词句中春虽未到不远矣,概因日晴雪融,梅花盛开,池水碧绿,在在点明小园已经充满了活力与生机,这都是大地苏醒的先兆。

 

词中梅立池畔,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轻丽脱俗,而将全词的抒情基调给确立了。

 

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

 

高树上的乌鹊纷纷衔著枝叶归来筑巢,斜斜高升的新月照亮了小园裏的新生春草。

 

第一段词中书写的是白日的小园景象,这一段写得却是日落初夜的描景。鸟鹊归巢,时间是落日黄昏的景象,斜月初明,则是夜初至的描写。词中运用动词字串联了高树、乌鹊以及鹊巢,整合而成的流动之美,使得小园的活力与生机由静态转成动态。再透过第二句的字结合斜月跟寒草,又将动态美在转换到静态的深美。

 

此中的转折使我们窥看到作者的热情与哲理。再则;句中的高树铺陈出春日渐近的高远意境,斜月则是一幅新月生辉的明朗画境,细细研读,便也就明白历代词评人所说的俊朗高远的词风究竟为何了。

 

山川风景好,自古金陵道。

 

这样一处青山宏伟川河秀丽,景色风物皆美的地方,即是自古以来就享有盛名的金陵。透过这段书写,让我们知道词中的小园坐落在金陵道上,作者也强调了金陵道是个山川风景好的地方。这两句不但承接早梅的抒情,也为下面的醉金杯预设了伏笔。

 

少年却看老。

 

韶光年花容易过,年少壮志易消蚀。这样的好时光,最是使人销魂蚀志,这句话大有人生几何的感慨,但是;承接了早梅的盛开,却使我们不得不想到寒梅劲骨的正向思考,所以也能延伸为应当珍惜时光的积极作为才是。

 

相逢莫厌醉金杯。离别多,欢会少。

 

相逢行乐,尽欢共醉在此时,莫要推却金杯盛情。当知道人生自是离别苦情多,欢乐相聚的时候少。  

庾信的《春日极饮诗》中有:就中不言醉,红袖捧金杯。与此意竞相去不远。

 

这最末段,乃是整阕《醉花间》欢会的景况,一群少年相逢在晴雪小园赏著词畔寒梅到月斜高挂,虽是整日的欢宴,但是词末也该到曲终人散的时候了。欢会尽管浓烈开怀,毕竟也是离别多,欢会少。

 

欢会之后是不是更加令人感慨唏嘘!


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 - 纳兰容若 - 纳兰容若

 

    读完此词,感觉不像是冯延巳的作品,与《鹊踏枝》《菩萨蛮》风格好像不一样。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等传达的是冯延巳的那种执着的抗争精神,悲壮精神;而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传达的则是珍惜美好时光的精神。再想想,明知要离别,还是执着的、尽情的享受此刻的欢乐,还是冯延巳的那种抗争精神。最打动我的是相逢莫厌醉金杯,离别多,欢会少。一个人存在的时间极其短暂,而虚无的时间极长,我们何必计较那些无谓的得失,何不珍惜自己存在的时光,使之有意义、有价值的度过?

    正中词除《鹊踏枝》、《菩萨蛮》十数阕最煊赫外,如《醉花间》之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余谓韦苏州之流萤渡高阁,孟襄阳之疏雨滴梧桐不能过也。寒雨暗深更,流萤渡高阁。”“字用在这里是颇见功夫的。

    船渡于水,船尾的水面会有一道水波,但船过就消失了。萤光也正是这样。飞萤是留下一道微光,而非一个光点,正类船渡于水的情形。另外,萤光是在楼阁之间的高处平平滑过,而非上下纷飞。

    古人的用词,是很有意思的,仔细想想,这个字一用,成千上万个汉字里就再也寻不出个更好更形象的。寒雨入夜,高处的楼阁之间萤光滑过飘逝,雨声与流光交错,让人怔怔入定。流萤渡高阁让人如临其境,不愧为韦氏名句。


  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这句写得近似白描,但也最见功夫。夜雨初霁,夜空中只留下几抹微云飘在银河之间,疏落的雨滴偶尔滴落在梧桐叶子上,静谧中天地更显旷远清朗。这句笔调清和平淡,但意境极佳,纵观孟浩然诗句,此句也是上上之作。难怪一时间举座嗟其清绝,咸阁笔不复为继。其实纯以写景而论,此句当为三句中最佳者。


  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高树鹊衔巢,细微的声响和动作更显出静谧的氛围,与疏雨滴梧桐有异曲同工之妙,而此句稍显生机,更衬清寂;斜月明寒草,清冷的月光落在依依寒草上,冷清凄美。仔细体味一下,清冷宁谧的意境之中浸透着一种无法言说的落寞与孤独,这种带有情绪的氛围正是前面两句写景之作所没有的。冯正中落笔举重若轻,白描之中蕴藏极深的情致,非因景而生感,而是将情带入景中,这是与前两句最大的不同。


  总的来看,流萤句意韵流动,但境界稍小,未有悠长疏远之感;疏雨句意境疏朗高远,景致清新如画,但却稍显静寞,少了一份生机。唯有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集二者优点于一句,意境超然而不失生机。如果把这三种境界画成国画,三幅画中的动静生机就会体现得很明显了。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老王所推崇的一切景语皆情语。前两句景致清朗,但有所感而无所悟,未落实到上。冯词在清静之中更蕴含无言的落寞,深情款致,暗藏于近似白描的画境之中。这应当就是老王所推崇此句的原因。

 

词的上片从不同的角度写出了春光将至的消息,而下片则全用议论说理的方式来写词,写出了人生的短暂,更写出了对人生的感悟: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人生有限,人应该利用好自己的每一寸光阴,既然我们无法把握住生命的长度,那么就让我们尽力地增强生命的浓度和质量吧。与前一首的《玉楼春》词中的尊前百计见春归,莫为伤春眉黛蹙在人生哲理的表达上可谓殊途同归。


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 - 纳兰容若 - 纳兰容若

  

比起花间词的醉生梦死来,冯延巳词无疑对人生对生命有着更深刻的体悟。

 

张自文《冯延巳研究》一书中就指出:冯延巳词所反映的词人的深层意识是对人生的执著和热爱,充满一腔爱心——热爱痛苦和孤独的生命,显示了冯词最高的审美价值,在客观效果上可以产生积极的美感效应。而杨海明《唐宋词史》中又说:在它那消极低沉的伤感意绪中,我们却又从其反面看到了作者对生命、对生活、对人生的无限执著和眷念,在它对人生悲凉一面的喟叹中,我们又可以引出对人生美好一面的热爱:既然它对人生得出了虚空的结论,但虚空之中却又有肯定潜伏着,那么读者难道就不能对此再来一个否定之否定而从中撷取若干有益的思想因素吗?所以,应当加倍地热爱人生、加倍地珍惜生命、加倍地爱护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

 

可见冯延巳词因对人生看得更透,所以他词中的及时行乐较之花间词的醉生梦死无疑有着更深刻的反省和思考。

 

冯词已经超越了单纯的物质享乐,而是对人生、对生命的一种执著的人生态度。

 

与《古诗十九首》中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日长苦夜短,何不秉烛游的感慨一样,冯延巳词表现出对人生的短暂的体认和对生命执著和热爱,有着花间词所达不到的思想高度。这已经是在新的高度上表达一种士大夫的忧生之嗟了。


   
丙戌秋,南山中淡淡的月色。不由想起冯延巳《醉花间》里有句云: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深幽静谧的月夜目睹木叶纷落,这秋凉清冷的景象,留给人的又岂止是嗟叹无语的落寞?


   
那一夜因这月色留居山寺,借榻而眠。清秋的夜里独坐庭前,静听僧侣唱钟偈,晚钟清远,梵唱悠扬,恍入梦境。尘虑尽散之时却落了泪,今生注定是痴人,参悟不透佛法的智慧,只能合眼放步以听造物之低昂。


   
客堂亮起了灯,琐窗上是知客师习字的身影。铺纸、研墨,笔走龙蛇。在深山中的古寺,在这树影诉说愁绪的凉夜,落在纸上的又会是怎样的字迹?


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 - 纳兰容若 - 纳兰容若

 

     月光似乎有一种魔力,月下行路之人,在月光洒下的恬静中不知不觉已走了很多路程。 

 
    “
松际露微月,清光犹为君。
    “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
松月生夜冷,风泉满清听。” 
    “
高卧南斋时,开帷月初吐。
    “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
星垂平原阔,月涌大江流。
    “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
孤灯闻楚角,残月下章台。
    “
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
    “
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
    “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
江涵千顷月,船载一蓬霜。
    “
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
    “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

 

这些诗句如行云流水一般从我们的口中涌出,有如一簇簇灿然的火焰,在夜的空间跳动,星点相连,忽闪摇曳,若星河般绚烂,圣火降临般壮丽……


    “
纤云四卷天无河,清风吹空月舒波。
    “
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
    “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
风吹古木晴天雨,月照平沙夏夜霜。
    “
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
    “
雁声远过潇湘去,十二楼中月自明。
    “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
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月依楼。
    “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
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
    “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
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
    “
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
万树苍烟三峡暗,满川明月一猿哀。
    “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
月沉碧海秋无影,云暗沧江水不流。
    “
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

 

     我们在这些月的断章的簇拥下仿佛乘着阿波罗的登月车踏上了月球这片神奇的土地。吴刚在伐木,嫦娥在起舞。

     在那一瞬间我们仿佛又穿越了时间和空间,各种情感如潮水般向我们奔涌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80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